◎最新动态◎
内部员工登陆窗口
平凉文化
圆通寺的下午
2018-01-24 08:33:47 来源:马宇龙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41


“它破败

   它空无一人

   我嗅到了我点燃的清香

   我看到了花木上拂过的泠风 ”

  这首题为《我主持圆通寺的一个下午》的四句短诗是诗人独化津津乐道并亲力广播的一首代表作。记得第一次在《诗歌月刊》读到它的时候,我刚刚举家迁往平凉,安家于南山下,南望南山一脉,北眺城市楼梢,最具古风和禅意的是,登山于半坡,有一香火去处——圆通寺。山和寺都是无所谓前世今生的,禅,信其有,就无所不在。走过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庙宇,我于佛祖无求,从不烧香拜佛,自以为人只要向善、本真,必算入禅。那时候的圆通寺,正如独化所写:破败、空无一人。面对这样一处荒凉之境,读这样的诗句,我凝神的不是全文,而是诗题中的“主持”二字。“主持”一词在佛家原意为“久住护持佛法”,禅宗兴起时,借用此意,将寺院负责全面事务的一寺之主称为“主持”。而要来主持这样一处破败、荒芜的清凉之地,在翻手云里覆手为雨并独享此情此景所氤氲的“清香”与“泠风”,岂是胸无万卷者所能为?我在一些诗歌讲座中,屡次提到这四句短诗,除了它简短好记之外,更多的在于这首诗把眼前破败景物化为胸中自得与快意,让人艳羡它的“主持”。之后和独化小聚的一些场合,我常常戏谑:今天的时光独化先生来主持。闻此言,独化常常推推眼镜,发出爽朗的大笑。我们奔波一生,守老了岁月,时光也不断冲刷漂洗着我们的生命,有一段时光让我们来主持其实是一桩人生之快事。

  “主持”二字落到世俗社会,就成了一种主宰和占有,主持一场会议、一个宴席、一个集体乃至一个地域,是一个人不断努力求得尊重的梦想。当我们走过了太多了路,受过了很多的伤,得到复失去了很多之后,我们方才明白,主持什么都不如主持自己的心灵安然自得,心游万仞,万念归己,这该算作是心灵的极乐吧。“下午”是一天的收拢,是阳光归山前的汇聚,是世间所有活动开始走向总结与归寂,而“圆通寺”的下午又是诵经入佳境、佛光收纳、天地包容的大自在,能主持它的人该有多么博大与超脱啊。那时候,我正逃离了一场官场纷争,收藏起自己的峥嵘头角,隐于一个陌生的环境,于悲凉的人生之境中找到了生命的超脱与安宁。别样的圆通寺,别样的下午,路是土路,是脚步在草中蹚出来的,树有多样,曲杆斜枝,左横右逸,穿空而过。夕阳沉落下来,圆通寺的屋檐上挂满了斜晖染尽的瓦楞,佛香的气味混合着青草的气息,流动在空气里,破败中的美好,空无一人的宁馨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我突然就感知了生命的潜流暗自激荡。

  选择此处安居,恰是因为这里偏安城市一隅,与泥土相通,与天色亲近,而这里的圆通寺又营造出一种化外之境,涤俗尽虑,消弭伤痛。曾经喜欢庙堂之高的纵横恣肆,如今更偏爱江湖之远的自得与安宁。最初的日子,南山没有公园,周遭没有遮蔽视线的高楼,去圆通寺寻找安静,就像佛门弟子隐居修行,内心是平静如水的。尤其圆通寺的下午,就像舞台的幕后,庭院的后花园,不为人所惦记,却不可或缺。那些年,枕头下时常放两本《瓦尔登湖》,一本徐迟译,一本王光林译,分明两本书,却各有各的味道,翻开,不从头到尾读,随便翻一页,读下去,竟把这两本书读了若干遍,不认为它有多么好看,只喜欢文字里的小安静与小平淡。那时候圆通寺的下午,就像是我的瓦尔登湖,让我也努力着想霸道地“主持”一回。于是,喜欢上了《我主持圆通寺的一个下午》,也喜欢上了下午的圆通寺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南山的草木被开拓,石阶铺上去,两层广场占据了山体,山顶上是高速公路的天桥,承重的青兰高速和福银高速在这里重叠,一路从南山顶上冲过来,横插而过,西来东去的车辆自以为是,轰鸣的汽笛声声不息。我睡在六楼的床上,不时被楼体的震动惊醒。几乎是一夜之间,圆通寺的周围被各式各样的楼群挤满了,先是六七层的住宅楼,接着是十层二十层的商住楼,一幢一幢逼近弱小的圆通寺,将其压迫庂逼到山凹里,我仿佛听到它因为拥挤和压迫而发出重重的喘息,听到了钟磬之声中暗含的哽咽与沙哑,终于悠远的诵经声淹没于市声吵杂里,无坚不摧的佛语在此遭遇了俗尘市声吞噬的尴尬。南山公园的广场里,下午的时光属于大腹便便的消食者,属于越来越火辣的广场舞者,属于劫绿窃花的窥伺者。人,带来了集会,带来了市,路边的啤酒摊、麻将桌、咖啡屋、烧烤摊……竞相出现,烟火与尖叫交织生长,甚嚣尘上。人,也带来了汽车,高的,低的,黑的,白的,尖头的,方头的,挤满了山边人行道,这些工业文明的食人者旁若无人,摩肩接踵,常常把人硬生生挤进沟边和水渠,我时常看到,一豪饮者立于圆通寺的下午,一泓经久不息的尿喷溅在路边的车轮胎上,我隐约能透过那满足的神情听到他发自内心的赞美:这狗日的社会真好啊。

  此刻,我想问独化先生,这样的一个圆通寺的下午,你还来主持吗?反正我不主持。

  寺院,是信男善女向自己心中的佛祖祈祷的圣洁之地,是僧人们居住、修行、说法的地方,自古“息心所栖,故曰精舍”,修禅、课诵、布萨,是这里的基本活动。“圆通”是观音的法号,在四大菩萨中,观世音是最亲民的,所以信徒甚众。圆通寺始建于明代,当时就叫观音庙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圆通寺因为历史上又一个蔑佛破旧而开始走向破败,走向空无一人,唯有草木自由生长、自枯自荣。后随着佛事的复苏,开始不断添砖加瓦,今天随着周边大兴土木的挺进,圆通寺也迎来了大拆大建的时代,一座座老城老去,一座座新城拔地,是时代潮流,更是人类欲望膨胀的结果;一个个老寺萎顿,一个个新寺突兀,是随波逐流,也是人云亦云的结果。在南山公园如火如荼的建设期间,因为取土意外造成寺院东出现大面积滑坡,路面整体塌陷,人行小路完全中断,圆通寺下面路边的民房后基完全裸露在外。一时,民众与佛界联名上访到政府,不知道是迁怪于南山公园的修建呢,还是要讨回他们曾经的安然与宁静呢?

  世界的热闹与喧嚣是全球的传染病,藏于深山的寺观都未能幸免,遑论这被包围进城市中的圆通寺。一步步走完阶阶高去的台阶,一个完全陌生的圆通寺出现在眼前,尽管白墙红瓦、飞檐斗拱,但阁殿的华丽是陌生的,修葺的树影是陌生的,就连杂沓的人群和佛殿光线的浮尘也是陌生的。留在诗歌里、美在记忆里的圆通寺不是这样的,它没有尽力学着古却骨子里透着现代的建筑,没有讲究的方砖甬道,没有华丽的墙裙与脸相扰攘的僧人。一个城市没有了老建筑,等于废除了自己的时间与历史,一个寺院也一样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盲从的趋同显得很怪异。圆通寺的下午竟然一下子变得燥热不堪,好像因为拥挤出了汗,连阳光也变得特别扎眼,高僧手里的经卷一如院中半青半黄的竹子,一叶一秋地翻过去,便把整个下午翻走。

  于是,每次步行上山,都抵不住内心深处越来越重的失落。来自城市的激流,一遍遍席卷南山,浸润着崭新的圆通寺和它的下午。在逐渐热闹的旋涡里,不知那一扇通向宁静的门开向何处?八月初八,圆通寺会有八天的水陆法会,来自全国各地的八百多名高僧举办放生、超度亡灵仪式,八月十五,进行佛像开光仪式。还有每个初一每个十五每个特殊的日子里,黑压压的千余人众,闹嚷嚷排几小时队等素斋、举行皈依仪式、领取皈依证。这其中也有我的岳母。岳母是个潜心向佛者,常常会以同修大德居士的身份来此礼佛诵经。岳母一生勤劳宽厚,没有多高文化程度读经文竟然顺畅不碍,好多我所不识之字,她竟然毫不含糊读出。善良、薄己厚人成为她学佛的信条。因离我家近,每来总会先来我家一转,然后就迫不及待去寺里餐宿,其虔诚与专注让我佩服。而去年她来,却与中途卷了行李来家里了。一问,说太吵杂了。寺中宿者的起居习惯,最讲究的是同起同睡,步调一致,互不影响,每晚,大家一起叠衣,彼此合掌问讯,然后一边口中轻轻诵经,一边上床安歇,清晨,敲响五更钟时才可以起身下地。岳母说,这次规矩全无人遵守,而且居士们开着豪车来,一个个摩拳擦掌、大声嚷嚷着一手要钱一手发证,僧人们脚步匆匆迎来送往打手机上网,苹果手机刷屏声不绝于耳。原来墙外头的滚滚红尘,已经渐渐冲刷了墙里头的清凉沉静,红尘之外的世界只能在内心祈求。岳母的执念我能明白,有信仰的人永远服从于内心,本心不为万物所动,不为万物所役,佛心固本。她曾于圆通寺求佛,一求我仕途光明,二求外孙女金榜题名。当我知道她的一番苦心时,这两桩事都已经一一实现。这是圆通寺赐给我的吗?妻子瞒着我悄悄去还愿,但我照旧会相信这不是佛祖而是岳母和妻子给我的。我会用一生去给她们还愿。

  “……我嗅到了我点燃的清香,我看见了花木上拂过的泠风”,在每一个圆通寺的下午,我读起这诗句,就像读起了一首挽歌。午后,风,因为人流,不再舒畅流动,点燃的清香,以极快的速度销匿于烟火,不复寻焉。最后的阳光,照着脚下平整的砖地,照着那堵默立的老墙。一丛青竹,因为无声像哑剧一般,默默地长。下午像一只脚步飞快的猫儿,一眨眼就掩隐于夜幕中。

  夜色沉沉,浅浅月色下面,我闭目打坐,啊,我真的看见了花木上拂过的泠风。这是我的世界,我来主持。


本站编辑:plgj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 下一篇"唐蕃古道"文化遗产考..